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师赵艺

做您身边私家摄影师。用镜头去收集孩子的成长!

 
 
 

日志

 
 

爬在桅杆上的女孩  

2005-09-01 12:5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爬在桅杆上的女孩

吴星离婚的时候,房子和孩子都归了妻子,他没地方去,只好就搬回到集体宿舍。好在并没有什么电器和家具,就自己一些破衣烂衫和几箱子的书籍而已。
  那书籍,妻子每次清扫房间的时候,都嚷着要让收破烂的拿走。但最终还是让吴星保留了下来。每一本书,似乎都有一个小故事。每一本书,似乎都蕴涵着吴星曾经的一个梦。每一本书,都是一首陈年的老诗。
  如今的吴星望着它们,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当他跪下身子一本一本的把它们从纸箱子往外拿的时候,本本都是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内心因为长久地冷落了它们而感觉到一种强烈而深厚的内疚。
  离婚的原因虽然波折但并不复杂。几句话还是可以说清楚的。妻子有外遇了,吴星很痛苦。但为了女儿还是坚持婚姻。结果在以后的日子里,他面对妻子樱桃色的****,怎么也无法勃起。大约一年半后,妻子提出了离婚。他虽然有点不大愿意,但想想也只能如此了。   
  离婚后,吴星一般除过每周去看女儿娇娇一次外,几乎不再出门。要么在宿舍看书,要么在教研室上网。这两个地方之外很难见到他的身影。当然,课堂上除外。但讲课也明显没有以前那样富于激情了。甚至有时会在课间发愣,忽略了有些学生的提问。

  吴星和惠是在263聊天网上认识的。当时他的网名叫“平静生活”,惠则叫“烦不了女孩”。其时,他精神的蛹虫已经从抑郁的弧壳内破茧而出了。
  平静生活:你好,有很多烦心的事吗?
  烦不了女孩:是的,但烦不了。
  平静生活:人人都有烦心的事。
  烦不了女孩:你也有?不是平静生活吗?
  平静生活:呵呵,平静生活只是愿望啊。
  烦不了女孩:我没有什么愿望,活着就好。
  平静生活:是啊,活着就好。你看窗外,天高云淡,惠风和畅。真想出去走走啊?
  烦不了女孩:那就出去走走啊。
  平静生活:真的,你在哪里?
  烦不了女孩:?
  平静生活:怎么,你是说着玩的嘛?
  烦不了女孩:呵呵。出去就出去。你在哪里?
  原来,惠是在棋的公司里上网的。而棋的公司居然就在吴星学校的对面。就这样,两人不到10分钟,就在吴星学校的北大门见面了。

  惠的老家在这座南方城市周边一个小城的城乡接壤处。自己的家还是属于农业户口的。小时候,家里孩子多,饭不够吃,父母就把她送给了姑妈。而姑妈并不是没有自己的儿女,对她就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说不上热也说不上冷。她也经常跑回父母家不想再回去了。但最终总还是被父亲遣送回去的。所以直到今天,她始终都没有归属感。后来,到这座城市漂泊,这样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虽然这个城市确实没有给予过惠多少晴朗的时光和甜蜜的记忆,但是,当惠仰头透过浓密的梧桐树叶搜寻天上洁白的云彩的时候,依然感觉自己深深地爱恋着她。
  惠用自己小巧的脚踩过清爽的斑马线,她把自己融化在人群里。那一刻,令她感觉好温暖好温暖。她突然就想哭。却笑了起来,不过眼睛已经是湿润的了。
  惠觉得,这个南方城市似乎才是她永远炽爱而又永远忠实于自己的情人。
  是的,她有过很多恋人。但最终都如烟云那样过眼而去。甚至很少有留下记忆的。
惠不要记忆,只要快乐。
  惠总想把自己融化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渴望变成这座城市里的一棵树,把自己的灵魂深深的根植下来;或是一条分道线也行,就这样执着似有漫不经心的在寒冷的北风里或炎热的骄阳下穿越城市的胸膛和容颜。
  所以现在的惠几乎用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去行走。行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她想熟悉这个城市的一切。在这个过程中,好让陌生的铁甲早一点从心灵里彻底卸掉。惠想,那时候,她也许在这里可以找到所谓的归宿感。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惠便毫不思考的把自己抛进餐馆、酒吧、迪厅。
  在这些地方,惠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确实不是一个幸福的女人,然而却真实的快乐着。而在这样的一个城市,这样的一个时代,对于她这样的女孩子。要真实的快乐起来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她的容貌和体型都非常出众。所以惠感到非常满足。
  一个外表招人眼目而内心却沉静甚至可以享受孤独的女人,按照自己独特的生活态度和方式生活在纷繁复杂、物欲横流、急功近利的现实生活里。当然,其中有困惑,有迷茫,有矛盾。但也有着对生活无数美好的憧憬和浪漫的向往。然而……这就是惠——相信澹泊得以明志,宁静方可至远!
  这是惠后来在网络上告诉吴星她自己的。于是,吴星有点深深的迷恋上她了。惠本是想拒绝的,但望着他虽然人过三十好几,依然清澈明亮的眼睛,就什么话也说不上来了。

  惠和棋的房子租在城市的东南角,还是属于比较偏远的。她们虽然来自同一个小城,住同一所房子,但性格差异还是很大的。
  住的虽然偏远,但惠下班以后却从不先回家,而一定是到处乱吃乱逛乱玩。几乎任何人约她,她都会答应的。玩的过晚时,惠会打电话给棋,说她不回家了。然后,惠就一个人去洗浴中心,泡澡、搓背、桑拿,然后要一个包间,一边看电视,一边和朋友泡电话粥。惠觉得自己这样的生活很潇洒很快乐。惠感觉自己在那个屋子根本就呆不住。偶然有一次回家早了。但不到8点,惠又会蠢蠢欲动。最后一定又会远远的打车向城市的夜晚进发。惠似乎天生就属于城市和城市的夜晚。
  吴星知道惠的生活习惯后,就说:既然这样,何不把房子租的离城市近一点。
  吴星是惠唯一带到自己出租屋里的男人。她感觉值得,并没有多想,就这样带过来了。
  惠却说:那样就没意思了,感觉自己就住在城里。
  吴星似乎听懂了惠的话,似乎又有些不懂。他很神奇自己在惠的身体面前竟然能够骤然勃起,而且异常雄壮。并给予了她极度的快感。而那一刻,也是他最能真切感受到惠作为一个风情善良女人最本真的一面的。尤其是惠用自己厚厚的嘴唇和口腔包裹着自己粗长****的时候,令他感觉自己无论如何是应该爱上这个年轻的女人的。
  其实惠也在努力着,因为无论从哪方面说,吴星对于她这种还没有南京户口的姑娘来说无疑是最具有现实诱惑的。何况他本人也还是这样的优秀和儒雅。然而,彼此似乎却很难拥有激情。仿佛吴星的激情在第一次婚姻中已经全部给予了前妻,而惠却把它在南京的大街小巷和五光十色的夜空下燃烧殆尽。
  充满欲望的城市,怎么会让两个并不衰老的人丢失了人类最可贵的激情。这真是一个悖论了。
  吴星似乎不会爱了,惠似乎也不会爱了。两人之间在拥有彼此身体之外,好象再没有更多更妥帖的交流语言和行为方式了。
  惠几乎要放弃了。吴星却心有不甘。他不想放弃这个姑娘,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绝不是因为她美艳的身体。
  他感觉,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他才是最可以亲近她灵魂的一个人,最可以帮助她走出困境的人,最能给予她一个归宿的人。

  棋的性情却和惠迥然不同。她一定是下班后早早的回家。虽然一般只是一个人,但她却还是买菜烧饭、按部就班。生活非常有规律。
  棋特别喜欢洗衣服,也特别喜欢烫衣服。惠所有的衣服都是她洗的、烫的。
  她说:惠啊,让我住有阳台的房间,你的衣服我就帮你洗帮你凉帮你收帮你烫。
  听棋这么说,惠上前一把把比自己小十几公分的娇小的棋搂在怀里,并在她脑门儿上亲了一下,就什么话也没说愉快的搬进北边的小房间里去了。
  南边棋的房间宽敞明亮,一尘不染;北边惠的房间狭小阴暗,要多乱有多乱。棋早早回家,很少外出,很少有电话找她;惠经常半夜三经回家敲门,甚至夜不归宿,十通电话九通半是找她的。虽然这样,但两个女孩子却相处得意外的好。惠比棋大,但在生活中,棋却经常扮演着姐姐的角色。甚至在休息日的早晨,还经常把早餐端到惠的床前。
  吴星的介入并没有给她们的生活带来不便,相反屋子里的笑声比以前更多了。吴星确实不是一个讨人嫌的男人。他很勤快,而且很能干。人又随和幽默,还经常给惠和棋讲一些古今奇闻逸事,逗得两人笑得肚子疼。突然,笑声戛然而止,三个人都沉默了,谁也不去言语,一时气氛就尴尬起来。
  开始的时候,三个人还经常一起去菜场、超市。一起烧饭、喝酒,哄着玩。慢慢地,惠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又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模式里去了。很晚回家,甚至夜不归宿。这对于棋来说,比先前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吴星陪她上街买菜,下厨烧饭。然后一起吃饭,一起给惠打电话,让她早点回家。偶而惠没有回家的时候,吴星也有留宿下来的。但他与棋彼此都很明白之间的关系,所以并无任何暧昧的言语和行为举止。

  有一天,吴星去郊外的分校给学生监考,中途寂寞难奈,就忍不住给惠发了一条消息:这里的天很蓝,很高。四野空旷。我竟然还看到了遥远的地平线。突然就感觉很孤独了。没有我的陪伴,你会孤独吗?
  结果,十几分钟过去,并没有收到惠的回复。他正要写入新的内容去询问她忙什么,为何不回复消息时,却灵机一动,把原来的消息又发给了棋:这里的天很蓝,很高。四野空旷。我竟然还看到了遥远的地平线。突然就感觉很孤独了。没有我的陪伴,你会孤独吗?
  大约两分钟,棋的回复就过来了:吴星,是你吗?我在家,非常安静。一杯茶,一本书。还有阳光陪伴。足可以打发一天的时光,并不会觉得孤独。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吴星的心突然悲凉到了极致,随即就有点冲动的给惠发了另一条消息:如果你愿意嫁给我,请在十分钟内回复我消息。否则,我以为放弃。然而二十分钟后,惠的消息依然没有回来。吴星真的感觉有点绝望了,看了看把握在掌心的手机,一个有点荒唐但却十分顽固的念头突然闪现在他的脑子:还是同样的消息,敢不敢给棋也发一条啊?她又会是怎样的答复?
  吴星在第一次婚姻之前,其实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但几年的婚姻生活确实让他改变了很多。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雷厉风行的年轻人了。所以这消息直到监考结束后也没能给棋发出去……

  另一个结尾是:发出去不久,就收到了棋的回复:吴星,你是不是把消息发错了?
  吴星:没有,是发给你的。
  棋:玩笑?试探?当真?
  吴星:自然是当真。
  棋:好,那我告诉你……
  ——以下又有两个版本:
  版本一,棋说:我一直在等你说这句话。吴星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从一开始就爱上了你!
  版本二,棋说:对不起,吴星。我和惠亲如姐妹。又都来自同一个地方。我在接受你感情的同时,实质上是在要惠的命。你不知道,她是多么爱你的吗?因为怕失去,因为怕不能给予你幸福,才一直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疏远着你。

  结尾之三:发出去后不久,棋和惠的消息几乎是同时到达。并都表达了愿意嫁给吴星的愿望。吴星经过认真考虑,慎重选择,最后确定的新娘是棋。不久,学校也给他分配了一套两居室的过渡房,就在他洞房花烛之夜,惠割脉客死在这座南方城市,东南角自己和棋的出租屋内,芳龄26岁……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