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师赵艺

做您身边私家摄影师。用镜头去收集孩子的成长!

 
 
 

日志

 
 

[转载]异地相思与美丽的一夜温情  

2006-02-26 21:5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地相思与美丽的一夜温情

编辑/沙鸥

  电话挂了,她再也睡不着了。窗外,月亮顽强地穿过窗帘透入房中,在朦胧月色下,屋子好像一个包住自己和男人的贝壳。

  丈夫远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求学,每天夜里,她都会迫不及待地等着上网跟丈夫闲聊几句。大洋的另一边正是上午,她爱的人刚进计算机房。他们太相爱了,婚姻给了他们一个天堂,一块幻想中的不羁乐土,就像在一条来往在游船的河流中心裸泳一样。可是,现在,他们却天各一方,让人无法忍受。有什么办法呢,他要完成他的人生轨迹。

  那是一个月夜,十二点整,她又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拨号上网。她告诉丈夫:天上的月亮好圆好亮,风撩起了窗帘,窗外的桂花香飘进房来,她非常地想念他。而丈夫告诉她,那边下雨了,雨点敲着机房的玻璃窗,他也想她。

  他们还有无尽的话要说。可是不行了,她的爱人必须开始工作。中断MOD,她就在键盘上敲起故事来,从丈夫走那天开始的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她想,等到丈夫回来,她要把它们给她看。她是个很有幻想力的女人。

  门铃响了,从猫眼看,走廊灯下站着一个男人。打开门让他进来。我打电话了,占着线。男人说。上网。她说。她是他妻子最要好的朋友,因此跟他也成了朋友。没等她开口,男人自己在沙发里坐下了。

  她泡茶给他,在他旁边坐下。他们夫妻,在她面前从来不隐瞒他们碰到了什么问题,因为他们知道她不会出卖他们的信任,她也需要他们的友谊。只是他从来没单独来找过她,况且这么晚。她呢?她奇怪地问。她想,他们吵架了。

  男人不说话,突然转过身去面对墙壁,喉咙里发出的那种可怕的哽咽声把她吓住了。怎么啦?她惊慌地问,她从没看男人哭过。我被人骗了,破产了,房产都被抵押掉。男人说。妻子还在国外渡假,就要回来了,男人不忍告诉妻子真相,那会使她哭起来,毁了她脸的妆容。他爱他的妻子,那个如林青霞般美丽的女人。

  夜,除了男人的哭泣声,便如死水一样的寂静。她怕惊搅了邻居,关上窗门,拉上了窗帘,然后,静静地坐着,等他哭个够。她感到,男人歇斯底里的啜泣中,有一种憎恨交结的情绪。

  她是看着这对夫妻发达的,看着他们在人前的种种风光。现在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她隐隐感到了阅读悲剧小说时那样事不关已的“伤感”。

  生存,谁都不容易啊。她不由得感叹出了声。那个男人听见了,停止了抽泣,转过身来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像孩子似的,是那么的无助。

  这就是男人,貌似强大,实际上比女人还不堪一击的大男人。她心里升腾起一股天性的温存,去拿热毛巾给他擦脸。

  对不起。他把毛巾递还给她,嘴里苦涩地说着话,告诉她,好几天什么没吃,真的饿了,累了,要撑不住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她说着,要起身。不。男人大声说,象怕她丢下他跑掉一样。

  这不好,这么长期下去不好,多少都要吃点。她说。他对她摇头,好象受了很大的委屈,突然趴在她的膝头上又抽泣起来。她轻轻抚摸着他的满头黑发说,是一副母亲对孩子的态度,怜悯地守着他,“好了,好了”。

  男人听了,抬起头,怔怔地望着她说,她没有你好。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削瘦,疲倦,仿佛全身的精力透尽了,不能再经受任何负荷一般。她心软,见不得别人不好,况且是朋友,好像有责任一定要帮他。去洗个澡躺会吧。她对他说。她想他好起来。

  男人照做了,然后躺在她和她丈夫的床上。一圈台灯的红光照在书桌上,她穿着拖鞋穿过房间往厨房去给他做吃的,留下一股淡淡的香味,让男人揪心地想起了妻子。为什么在最绝望的时候却不能跟自己最心爱的人倾吐呢?也许可以吧,可他没有那个勇气。她端来吃的,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吃。他的元气看起来恢复了一点点。他们谈了很多早年的事情。男人谈起了妻子,尽管她赢得了物质上的生活保障,但她仍是一个在梦中受惊的孩子,碰到什么事一发作起来就根本不顾自己说些什么或者多么伤人。

  她没有你好。你看,这种事我竟然只能跟你说,而不是跟她。说了,我不知道我的婚姻还保不保得住。男人说。他在心里把两个女人做了比较,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爱情了。人啊,就是这样说不清的迷茫。

  别这样说。她爱你。她安慰男人。我清楚的。男人悲戚地说。他好像突然对自己的婚姻有了顿悟。她的心似乎受到了感染,又想起了让人撕心裂肺的初恋,那个把她抛弃掉的初恋情人。一时间,他们就像两个被人欺骗的同病相怜的苦命人。

  夜,太静了,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在房里振荡。太可怕。这是阴阳两极世界里的声音。你休息吧。她站起来,想到外面去。不。男人情绪紧张地叫起来。他的热情被点燃起来了,猛地把她拖进自己的宽厚的胸膛。她本能地抗拒着它们,可太无力。

  男人那么强的腕力,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她感受到了丈夫的气息。她的生理腺虚弱了,她想丈夫。那个世上她唯一牵肠挂肚的男人。台灯的黄光笼罩床头,男人伸手关上了它。她的脑袋也因此疲倦地埋在了他的怀里。

  丈夫的电话打来时,她枕在男人的臂上几乎睡着了。雨越来越大了,好想你。丈夫呢喃着说。我也是。她说。她真的想念他。可是他在那一边,天亮着。而她,在夜里。多么无奈的现实。

  这一夜,她也会埋在心里了。就像没有过。电话挂了,她再也睡不着了。窗外,月亮顽强地穿过窗帘透入房中,在朦胧月色下,屋子好像一个包住自己和男人的贝壳。

  丈夫远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求学,每天夜里,她都会迫不及待地等着上网跟丈夫闲聊几句。大洋的另一边正是上午,她爱的人刚进计算机房。他们太相爱了,婚姻给了他们一个天堂,一块幻想中的不羁乐土,就像在一条来往在游船的河流中心裸泳一样。可是,现在,他们却天各一方,让人无法忍受。有什么办法呢,他要完成他的人生轨迹。

  那是一个月夜,十二点整,她又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拨号上网。她告诉丈夫:天上的月亮好圆好亮,风撩起了窗帘,窗外的桂花香飘进房来,她非常地想念他。而丈夫告诉她,那边下雨了,雨点敲着机房的玻璃窗,他也想她。

  他们还有无尽的话要说。可是不行了,她的爱人必须开始工作。中断MOD,她就在键盘上敲起故事来,从丈夫走那天开始的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她想,等到丈夫回来,她要把它们给她看。她是个很有幻想力的女人。

  门铃响了,从猫眼看,走廊灯下站着一个男人。打开门让他进来。我打电话了,占着线。男人说。上网。她说。她是他妻子最要好的朋友,因此跟他也成了朋友。没等她开口,男人自己在沙发里坐下了。

  她泡茶给他,在他旁边坐下。他们夫妻,在她面前从来不隐瞒他们碰到了什么问题,因为他们知道她不会出卖他们的信任,她也需要他们的友谊。只是他从来没单独来找过她,况且这么晚。她呢?她奇怪地问。她想,他们吵架了。

  男人不说话,突然转过身去面对墙壁,喉咙里发出的那种可怕的哽咽声把她吓住了。怎么啦?她惊慌地问,她从没看男人哭过。我被人骗了,破产了,房产都被抵押掉。男人说。妻子还在国外渡假,就要回来了,男人不忍告诉妻子真相,那会使她哭起来,毁了她脸的妆容。他爱他的妻子,那个如林青霞般美丽的女人。

  夜,除了男人的哭泣声,便如死水一样的寂静。她怕惊搅了邻居,关上窗门,拉上了窗帘,然后,静静地坐着,等他哭个够。她感到,男人歇斯底里的啜泣中,有一种憎恨交结的情绪。

  她是看着这对夫妻发达的,看着他们在人前的种种风光。现在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她隐隐感到了阅读悲剧小说时那样事不关已的“伤感”。

  生存,谁都不容易啊。她不由得感叹出了声。那个男人听见了,停止了抽泣,转过身来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像孩子似的,是那么的无助。

  这就是男人,貌似强大,实际上比女人还不堪一击的大男人。她心里升腾起一股天性的温存,去拿热毛巾给他擦脸。

  对不起。他把毛巾递还给她,嘴里苦涩地说着话,告诉她,好几天什么没吃,真的饿了,累了,要撑不住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去。她说着,要起身。不。男人大声说,象怕她丢下他跑掉一样。

  这不好,这么长期下去不好,多少都要吃点。她说。他对她摇头,好象受了很大的委屈,突然趴在她的膝头上又抽泣起来。她轻轻抚摸着他的满头黑发说,是一副母亲对孩子的态度,怜悯地守着他,“好了,好了”。

  男人听了,抬起头,怔怔地望着她说,她没有你好。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削瘦,疲倦,仿佛全身的精力透尽了,不能再经受任何负荷一般。她心软,见不得别人不好,况且是朋友,好像有责任一定要帮他。去洗个澡躺会吧。她对他说。她想他好起来。

  男人照做了,然后躺在她和她丈夫的床上。一圈台灯的红光照在书桌上,她穿着拖鞋穿过房间往厨房去给他做吃的,留下一股淡淡的香味,让男人揪心地想起了妻子。为什么在最绝望的时候却不能跟自己最心爱的人倾吐呢?也许可以吧,可他没有那个勇气。她端来吃的,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吃。他的元气看起来恢复了一点点。他们谈了很多早年的事情。男人谈起了妻子,尽管她赢得了物质上的生活保障,但她仍是一个在梦中受惊的孩子,碰到什么事一发作起来就根本不顾自己说些什么或者多么伤人。

  她没有你好。你看,这种事我竟然只能跟你说,而不是跟她。说了,我不知道我的婚姻还保不保得住。男人说。他在心里把两个女人做了比较,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爱情了。人啊,就是这样说不清的迷茫。

  别这样说。她爱你。她安慰男人。我清楚的。男人悲戚地说。他好像突然对自己的婚姻有了顿悟。她的心似乎受到了感染,又想起了让人撕心裂肺的初恋,那个把她抛弃掉的初恋情人。一时间,他们就像两个被人欺骗的同病相怜的苦命人。

  夜,太静了,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在房里振荡。太可怕。这是阴阳两极世界里的声音。你休息吧。她站起来,想到外面去。不。男人情绪紧张地叫起来。他的热情被点燃起来了,猛地把她拖进自己的宽厚的胸膛。她本能地抗拒着它们,可太无力。

  男人那么强的腕力,越来越急促的气息,她感受到了丈夫的气息。她的生理腺虚弱了,她想丈夫。那个世上她唯一牵肠挂肚的男人。台灯的黄光笼罩床头,男人伸手关上了它。她的脑袋也因此疲倦地埋在了他的怀里。

  丈夫的电话打来时,她枕在男人的臂上几乎睡着了。雨越来越大了,好想你。丈夫呢喃着说。我也是。她说。她真的想念他。可是他在那一边,天亮着。而她,在夜里。多么无奈的现实。

  这一夜,她也会埋在心里了。就像没有过。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